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我即王

更新時間:2019-12-23 18:00:00

我即王 連載中

我即王

來源:掌文作者:我有一刀分類:武俠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小說主角是陳君臨虞雅南的小說是《我即王》,它的作者是我有一刀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仙俠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我有一劍,可平西境。我有一刀,可斬千雄。我有一名,可裁生死。我有一姓,坐鎮中州!螻蟻們聽著,吾乃蟒雀營之首,不敗至尊——陳君臨是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凌晨,一抹東方魚肚白浮現。

這座江南,從綿延黑夜中蘇醒。

魚隱廟中,一間臥室門被推開。

虞雅南昨晚徹夜未眠,今日…早早便起了床。

今天起,她被神州科學院辭退。就連她所掌握的那份項目,也都被人搶奪。

一眨眼,她的所有希望…都沒了。

經受太多打擊的她,真的很疲倦。很累很累。

她美眸復雜,帶著一絲泛紅,走出臥室。

當目光掃過寺廟時,卻發現,木頭哥哥,正盤坐在廟堂內的地藏王雕像前,似乎是在打坐憩息。

虞雅南并未前去打擾木頭哥哥。

她壓下內心的疲倦復雜,轉身走進了廚房,開始給木頭哥哥準備早餐。

這或許,是她與木頭哥哥相處的最后幾天了。

昨日,院長辭退她時,已經給她下了最后通牒。

警方,會在三日之內,找上門來。

屆時,虞雅南將被帶走,接受調查,認罪。

而她也明白,那或許,是她最后的短暫人生。

她清楚背后那些世家的手段勢力,她被帶走后,便再也不可能出來。

她失去了父親,失去了親哥哥。

如今,卻連剛相認兩天的木頭哥哥,也即將見不到了。

她虞家,最終……將家破人亡。逃不過那個滿門被滅的威脅……

廚房內,傳來了灶臺生火的炊煙。

虞雅南心緒復雜,開始生火燒粥。

最后僅剩的幾日相聚,她要盡力,給木頭哥哥做好每一頓飯,因為這可能……是最后的一別了。

虞雅南一邊燒飯,一邊美眸泛紅,強忍著霧氣。

她不能哭,她強行將眼淚,咽回了肚子里。

不能被木頭哥哥察覺到這一切。

就算最后被抓,她也要偷偷的被抓,不能被木頭哥哥看見。

這是她此時,內心最最復雜不舍的想法……

而此時,佛堂內。

陳君臨卻正雙眼閉目,盤膝坐在地藏王菩薩前,靜靜打坐憩息。

他這一生,從不跪人。

哪怕是菩薩,也不跪拜,要么盤坐對視,要么筆直站立。

兒時,義父沒少因為這件事,打過他。

只不過,最終卻都改不了他這倔脾氣。

他仍記得兒時,自己站在義父面前,賭氣時所說過的那句話。

'我陳君臨這一生,不跪天,不跪地,不跪菩薩,我只信我自己!'

見菩薩而不跪,見天地而不禮。

那些年,在所有人眼中,他…就是個異類。一個可笑的瘋子。

而今,十年后,他歸來。

他,成了傳奇。

封號至尊。

只可惜,義父卻已……不在。

……

"哥,早餐做好了。"就在此時,佛堂外,穿來了一道磁聲輕喊。

虞雅南長發輕挽,圍著廚裙,站在廚房門口,沖佛堂內的陳君臨喊道。

陳君臨睜開眼睛,深吸了一口空氣。

他緩緩起身,走出了佛堂。

他沖門口站立守衛的寧罡招呼了一聲,而后兩人一前一后,走進了廚房內。

一頓豐盛的早餐。

白米粥,油條,肉酥,青菜,茶葉蛋。

算不得奢侈山珍,但在這小小魚隱廟中,卻算得上人間美味。

"丫頭,今天早飯準備的如此豐盛?給你一個好評。"陳君臨難得,露出一抹和煦的笑意。

冰冷如山的不敗至尊,如此卻溫柔和煦,就像鄰家大哥哥一般。

餐桌前,三個人圍坐在一起,開始享用早餐。

虞雅南捧著碗,喝了一口粥,遲疑了許久,終于開口道。

"哥,那個……我這幾天單位休假,所以…今天你們不用送我去上班了。"

她不想讓木頭哥哥擔心,所以將自己被開除的事情,掩飾了。謊稱這幾天單位休息,不用去上班。

陳君臨端著粥,緩緩喝了好幾口。

他并未開口,但渾身的氣息,卻仿佛將一切盡在掌控。

一旁的寧罡,無奈嘆了口氣,"雅南,你的事…我們都知道了。"

虞雅南聽到此話,心臟微微一跳,"什么事?"

而此時,餐桌前的陳君臨,終于喝完了一大碗粥。

他緩緩放下空碗,擦拭干凈嘴角。

"丫頭你放心,今天你繼續去上班。"

陳君臨聲音平靜,淡淡說道,"你的事,我會處理。沒有人,能開除你。"

唰~!

當聽到這句話,虞雅南的嬌軀…微微一顫。

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

木頭哥哥,怎會知道這件事?

她被開出的事,她明明誰都沒有告訴。因為她不想讓木頭哥哥擔心。

可為何,木頭哥哥會知道?

虞雅南美眸復雜,將腦袋輕輕低了下來。

"對不起,哥……我不是有意瞞你……"她很復雜,很無奈。

"告訴我,他們為何開除你?我,替你出頭。"陳君臨聲音平靜,溫柔的看著虞雅南。

這一刻,虞雅南的心臟……微微一跳。

那是,一股莫名復雜的情緒。

暖意涌過,酸楚感動。

只為,陳君臨的那句話。

'我,替你出頭。'

自從,父親和親哥哥出事以后,她一個人扛起了整個生活。她孤獨、無助,虛弱、疲憊。

而今,木頭哥哥的出現,替她抗下了整個生活。

她,又怎能不感動?

她美眸充斥霧氣,不知道,要如何開口。

"半個月前,我主持一場人體臨床醫學實驗。那場實驗,出現了事故……藥劑比例失調,實驗者…死亡。"

當說出這個隱藏在心底的秘密時,虞雅南的俏臉泛白,這…是她科研生涯中的一個污點,永遠都抹不去的污點。

她始終記得,半個月前,那個試驗病人……死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幕畫面,如噩夢環繞,揮之不去。

"我是被陷害的。他們,他們故意調整了醫藥試劑比例,那個比例……根本就是用來殺人的!他們將調整好的劑量掉包給我……將這個殺人的罪名,栽贓在我頭上…!"

虞雅南聲音有些失控,美眸泛紅,淚如雨下。

她這個年紀,遭受了太多曲折。

那些勢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不僅,陷害了她父親和哥哥,將他們逼死。

而今,還試圖陷害虞雅南,讓虞雅南徹底被開除!

他們真的要將整個虞家,都滅盡了,才罷休。

陳君臨面色平靜,就這么坐在餐桌前,安靜的聽著。

而他的雙拳,卻已經緩緩攥緊。

一股氣息,在瞳孔中涌動。

"你,繼續說。"

他來江南之時,便已調查了整個江南的紛爭。

他調查得知,五大世家,試圖逼迫虞家,強行交出那份特殊'項目'。

但卻遭到虞家拒絕。

而后,五大世家便兇狠設下計謀,殘害虞家,手段之殘忍,令人發指!

但,陳君臨唯一無法得知的,是那份'項目'的秘密。

那份項目,隸屬于神州科學院,由于官方一級保密,所以他目前,無從得知。

虞雅南淚如雨下,哽咽輕顫著,終于將心中的所有秘密,傾訴而出。

"他們,那些家族…不擇手段,迫害我父親和哥哥,他們…是為了搶奪我手中的那份研究計劃,'R項目'……"

R項目?

當,聽到這個特殊的詞匯,陳君臨的眸光,微微一凝。

"這些年……我從浙大畢業后,一直從事人體基因研究,病毒攻克。"

"兩年前,我帶領的團隊,研究出了一種新型的病毒攻克手段,被簡稱為R項目(regenerate,人體細胞再生)。若項目研究成功,R項目,能攻克治愈99%的癌癥。"

虞雅南美眸泛淚,貝齒緊咬著紅唇,終于將那份……隱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傾吐了出來。

這些年,虞家被各大勢力針對,被迫害至此。

甚至,父親和哥哥虞思凡的死。

一切,都是因為那個R項目。

人體細胞再生。

攻克癌癥。

這,將是一份前所未有的超級醫學工程。

它代表的,是下一個醫學時代的變革。

背后的商業價值,簡直可以用無價來計算。

人類,被癌癥纏繞了數百年。

而今,終于有了攻克的苗頭方法。

那些家族勢力們,誰都不想錯過……這么一塊敲開未來醫藥世界大門的鑰匙!

一個月前,那江南四大世家,栽贓陷害,慘絕人寰的手段,對付父親和哥哥,將他們害死。一切只為,試圖得到那份R項目。

可父親和哥哥,至此的那一刻,都沒有交代項目計劃。

為了保護項目,虞家慘遭滅門。

這一個月來,虞雅南只能躲進科學院大樓內,躲避那些殺手的綁架刺殺。

而那五大世家更是放出狠話,只要虞雅南不交出R項目,一定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根本無法想象,她這一個月,究竟的怎么熬過來的。

聽到,虞雅南的解釋。

陳君臨的眸光,終于變得凝重。

R項目?

人體細胞再生…對抗癌癥?

原來,那五大世家逼迫虞家的……便是要強行掠奪這個項目計劃?!

他面色冷漠,緊攥的雙拳…發出'咯吱'的骨關節彈響聲。

五大世家!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思凡墜江。

虞伯父車禍身亡。

虞家父子,甚至死前,都遭到名譽玷污,被誣陷為……貪污受賄,走投無路而死。

這,是讓虞家死不瞑目。

這江南五大世家,真以為……在這錢江城內,能無法無天了嗎?!

這一刻的陳君臨,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洶涌氣息!

不敗至尊,他有三年未曾動怒了。

而今天,他的怒火……要燒遍整座江南城!

五大世家,一個……都逃不了!

餐桌前,虞雅南輕聲抽泣,崩潰無助。

因為她研究出的那個R項目,導致整個虞家都被滅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

是她,間接害死了父親和哥哥。

是她的原因,導致整個虞家破滅……

陳君臨強壓下內心的滔天怒火,他緩緩伸手,摟住了丫頭輕顫哭泣的嬌軀。

十年前,小丫頭被欺負時,他也是這般,輕輕摟住她,安慰她,然后,給她報仇。

十年后,他…依舊是虞雅南的木頭哥哥。

他,依舊會給虞雅南…報仇!

"丫頭,不哭了。"

他的聲音,在這一刻溫柔平靜,前所未有的鄭重,"你虞家的仇,交給我。"

這一刻,虞雅南的嬌軀,輕輕一顫。

她美眸泛淚,用力搖頭,"哥……算了,我們…斗不過他們的……"

她輕顫著勸阻,她不想讓木頭哥哥因為自己……而與那些勢力為敵。

雖然,她隱隱知道,木頭哥哥退伍歸來,或許已是一方營伍鍕閥。

可,強龍不壓地頭蛇。

那五大世家的背景,太過恐怖。

虞雅南知道那些勢力的手段,他們…兇殘無比,手段殘忍。

虞雅南不想讓木頭哥哥為了自己,而遭受那些勢力的迫害。

她自己,也即將被警方逮捕歸案。

她不想讓木頭哥哥,再出事。

她不想。

陳君臨輕輕安撫著丫頭的身子,無盡溫柔,"放心,你今日正常去上班,神州科學院,開除不了你。"

一切,有他這個做哥哥的,站在前面。

這個江南,還沒有人,膽敢開除他陳君臨的妹妹。

若想挑戰尊威,那他不介意,兵臨城下!

而后,陳君臨眸光平靜,緩緩起身。

他,眸光看向寧罡。

只吐出了三個字。

"取蟒袍!"

小說《我即王》 第18章 取蟒袍!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茅台股票 最准确的秒速时时彩推荐app 广西快3开奖结果 鼎顺配资 尚鹏配资 辽快乐12选5 安徽安徽快三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开奖 山西省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