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云燼霜華

更新時間:2020-01-13 11:44:29

云燼霜華 已完結

云燼霜華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丑小丫兮兮分類:仙俠主角:風落宸云淺沫

小說主角是風落宸云淺沫的書名叫《云燼霜華》,本小說的作者是丑小丫兮兮創作的仙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帶著滿身的罪孽而生,所有人謂她如同瘟神一般,避之不及。他不畏流言,不顧艱險,親自從囹圄中將她帶走,千載輪回,日夜相伴。終在風卷殘云之際,她不慎隕落異世。他說:此后甘愿同往,她之罪,與我共擔,只求來世不負天下蕓蕓眾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正華殿便的門敞開著,而軒轅庭站在門口,見他來了邁前幾步上去迎接。

風落宸低頭行了禮,喊聲師父:“對不起,全因徒兒修煉時定力不當,才導致一時疏忽將碧月鏡落入他人之手。”

軒轅庭捋了捋發白長須,異常嚴肅說道:“這不怪你,是為師疏忽了你近日正處在九劫的關鍵階段。不過,這些且放下不說。”

“這碧月鏡本是打開神魔地窟的唯一鑰匙,如今卻落得下落不明,萬一神魔地窟再次打開,天魔咒將重禍人間。

到那個時候玄天宗便是罪責難逃,別說成仙,就連做人都是難題。

為今之計只有你代為師去往蓬萊求取幽離錄,練成幽離玄術后方可與眾天魔咒匹敵。”

“幽離錄?”風落宸將目光凝向地面,滿是疑惑的說道。

軒轅庭在門前反復邁了幾回稍作考慮,最后看向風落宸,不緊不慢的說:“幽離錄是由冥界的污穢之物所化,因神龍真跡所凈化便成為了一件神物,后又被天帝贈予蓬萊的一位仙君。

這位仙君是天帝欽點的九天神君,本與我有些交情,此番你前去他應該不會為難你。”

風落宸弓下身,單腿著地的跪下。俊臉上盡顯英氣風發,斬釘截鐵的說道:“徒兒深知此事關系到玄天宗及天下安危,就算拼上這條性命也要獲得幽離錄,將碧月鏡盡快尋回來!”

軒轅庭看他自信十足,外加是自己親手栽培的人,沒多猶豫便點頭同意了。

“好,既然你這么有把握,為師就決定把這個任務交給你了!三日之后,你就與云淺沫一同下山去吧!”

他聽說,猶豫了一下說道:“師父,去往蓬萊島徒兒一人足以。若是帶上一個累贅,恐怕…”

未等他說完,軒轅庭便聽出話里的意思。連笑幾聲道:“你放心,云淺沫不會是累贅,而且日后還能在關鍵時刻幫上你。”

他聽聞,遲疑的回了一句“是”,心里不禁生出許多疑問;師父為何做出這個決定?憑她一個廢柴,難不成真的能幫上他?

但轉念又想,師父從來沒有騙過他,更何況這次的任務非同小可,料想師父怎么也不會拿玄天宗的安危開玩笑吧?

云淺沫聽說之后,也是同樣心里一連串疑問,不知師父為什么急著傳她過去。

本想去追問是怎么回事,但最終也未敢跟風落宸提一個字,一路上懷著滿腹心事趕往谷中去了。

她這才剛踏入竹林,那邊即時傳出一個聲音,喊了一遍她的名字。

聞聲,她渾身哆嗦一下,隨后反應遲鈍的試探著往不遠處的竹近找過去。只見軒轅庭站于竹林空地的中央,身子背對著她。

“淺沫,你來玄天宗有多久了?”

她頓時被問的一愣;師父連日子都不記得了,不會是年歲太大過糊涂了吧?

“師父,我來玄天宗的天數只差一天便滿一個月了。”

軒轅庭慢慢轉過身子,慢慢走近一步正對著她,中正的聲音再次響起:“好,既然如此,為師現在就教你一些本事!”

云淺沫失神許久未回應一言,如果被軒轅庭親自授教,那她就是軒轅庭的關門弟子了。

這運氣未免也太好了,簡直跟幻覺似的!

“怎么,你不愿意嗎?”看她半天不說話,軒轅庭以為她有什么別的想法。

“不…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想,他們都說我資質平庸,不適合修仙。”她連忙搖了搖頭。

聽到這里,軒轅庭立刻連聲大笑,側過身,邊走邊說:“沒錯,每個人的資質雖是天生,但卻不是注定的。

有些人看似平庸,實際上卻是可以將其發展到意想不到的境界,只是因被表面蒙蔽而不易察覺罷了。況且,我從來不會看錯人,我說你可以就一定可以!”

緊接著又吩咐她先閃到一邊,憑空變出一把十分漂亮的碧色長劍。劍鞘被脫下,那鋒利無比的劍刃冒著耀眼的光芒,華麗的展現在眼前。

隨即,軒轅庭古灰色的道袍輕輕一展,將寶劍橫端,劍刃與手掌散出的白光相貼合,然后身體飛卷入內,形成一個巨球狀。

光球快速的在空中飄移,時而千變萬化,時而發射出密密麻麻的劍雨。瞬間,周圍的竹子被坎的一棵不剩!

轉眼軒轅庭身體挺直的立在原地,叫云淺沫過去。然后把寶劍放到她手上,一臉意味深長的對她說:“這把流霄劍是我多年一直在用的,里面蘊藏的全是我近年來自創的絕術,你以后用久了就會漸漸明白其中的奧妙。

并且,它對你的修為也會有所幫助,現在我把這把流霄劍送給你,全當為師的一片心意。”

“可是…這…”

軒轅庭逗趣的白了她一眼,用開玩笑似的語氣說道:“什么這那的,現在總該叫我一聲師父了吧?”

云淺沫一下子變的木納起來,頓時不知如何是好。這把劍看起來威力不小,對她來說簡直就是神器一樣。

她先愣怔一會兒,雙手端著劍跪下,眼含熱淚的望著他叫了一聲師父。

軒轅庭終于滿意的點頭笑了笑,但是不知為何,眨眼間又變回原來那副很慎重的表情。

“淺沫,你可知道?落宸此次下山身負重任,日后必定是危險重重。

而你有邪神護體,只須一直保持現在這般純善,玄天宗的法術便可以保你的修為登上高境。

所以,我希望這次你不僅可以借此機會更好的將修仙之路進展,更是為了可以對落宸有所幫助。”

她看軒轅庭那滿是一副鄭重其事的表情,便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非同小可。

但是,邪神護體又是怎么一回事?這意思難道是她的前身有什么來頭,還是說她身體里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她在玄天宗學了很多以前從未見過東西,并且現在還是掌門的徒弟,于情于理都應該把這件事接下來。

于是,她沒多想就爽快的答應了軒轅庭提出的要求。云淺沫在第一時間干脆利落的說:“好的,師父請放心,弟子一定會盡全力幫助師兄順利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

在沒下山之前,云淺沫花了很多時間練習七空訣與流霄劍的使用方法。不論是炎炎的烈日下,或是夜里的寒宵風中,桃花樹旁隨時都能見到她舞劍習法的身影。

盡管近日為了惡補付出很多,還是會時常的被風落宸潑冷水,但她卻沒再像以前那般抵抗和不滿。原來,被虐也可以成為一種習慣。

三天時間轉眼即逝,云淺沫遵守約定與風落宸一同下山。一跟著風落宸從山上下來一口氣走了幾十里山路,這會兒她實在忍不了,直說太累了想歇一會兒。

不料,他冷著臉淡淡的說道:“你需要明白,我們是趕著去尋回神器,而不是出來游山玩水的!你如果嫌麻煩的話,現在就可以自行離開!”

“切!明明是你嫌麻煩吧?還不是因為師父讓我你跟著你出來的?沈冰塊就喜歡把人當成鐵人使喚,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

云淺沫頗為不滿的把臉別開,想罵人卻又不敢讓他聽見,小聲的在嘴邊嘟囔了幾遍。

風落宸壓根也沒想多理她,因為他早就從軒轅慕晴身上領教過,女人一發起脾氣都是一發不可收拾。

為了讓自己耳朵清凈些,故意躲到離她挺遠的位置就地休息。

她回頭一看,發現他竟然坐在那么遠的地方!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的,弄得好像生怕她會拖累人似的!

還好有流霄劍防身,用不著求人。

等她轉身再看,那里已經沒有了風落宸的身影,頓時感覺心底一空,莫名添來許些失落。

轉而環望周圍,到處全是一望無際的荒野廢地。隨即,無法比喻的恐懼感立即涌上心間。

一時間顧不上想別的,趕緊尋著方才風絕塵離去的蹤跡趕緊追去。

天色已晚,他們此時還沒走出山路。眼下不能繼續趕路,只好先暫留在延路的破廟住一晚。

這間破廟的窗戶紙全破了,只剩下幾根舊木枝做的窗戶架子。四面的墻也是將要癱塌的樣子,到處都是厚厚的一層灰塵。

原本供奉在桌上的佛像,半個身子傾倒在地上,整間屋子看起來真是破舊不堪。

佛像上雖然沾滿了灰塵,卻依稀可以看出來它的模樣,紫衣、棕發、金冠,怎么看都不像是平時見慣的那種長須道袍的石像。

她專注的看了那個石像一會兒,忽然間覺得它像個活人似的,內心莫名的引起一絲憐憫之意。

“風落宸,既然我們今晚借宿在此地,不如我們順便把它整理一下吧,說不準它還可以保我們平安呢!”云淺沫指著面前的石像說道。

聞言,風落宸冷漠的掃了她一眼:“我沒空!要是不嫌麻煩就自己弄吧!明天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沒有閑心去管它。”說罷,便不知忙著遍地尋找什么東西。

她沒好氣的沖他冷哼一聲,將石像扶起來,然后從身上撕下一塊布,仔細的擦拭著。

石像臉上的灰塵格外多,她直接用嘴吹了一下,沒成想用力太猛,自己反被弄的滿臉都是土灰。

不知是不是幻覺,當她忙著用袖子蹭自己臉,意外發現那石像突然間勾起嘴對著她笑了一下!嚇得她立刻將抹布扔了,差一點失控叫出聲。

不知出自何種原因,只覺得這寒風四的破廟突溫暖起來,整個人的身體都變得很暖和。沒注意在什么時候風落宸已經找到柴火,兩人全然被火苗的溫熱包圍。

她為此感到很驚訝,看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居然還會做這些事情。

“看來你也不是一無是處嘛,連這些事兒都會做。”

不清楚是有感而發,還是得意忘形,她竟沒心沒肺的把心里想的一股腦直說了。但是,接下來她立馬后悔當初的有口無心。

風落宸毫不客氣的撇下一句:“一無是處?你是在說你自己嗎?”

本來是出自無心之言,結果卻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某一瞬間,云淺沫認為自己蠢極了,壓根就不該對他這種怪人多說話。

云淺沫往后挪了一下,刻意被對著他,將身體縮成團抱緊自己。惹不起我還躲不起?不理你就是了!

吸取了這次教訓以后,接下來她一直閉緊嘴巴絕口不提一個字,而沈絕塵一直低著頭,看著腳底下發呆,雙方持續沉默了一段時間。

她好不容易才忍住不說話,一會兒后,風落宸驀然開口,語氣中帶著幾分好奇的問她:“怎么,你有心事?”

聞聲,她愣怔片刻,反應遲的說:“沒什么,只是有點兒睡不著而已。”

他錯以為云淺沫為了打發時間而刻意找話題,好意配合的對她說:“正好我也睡不著,不如我們互相講述一下曾經的往事吧!”

曾經的往事?她從出生到現在為止,所有的經歷沒有一件事是能毫不介意給人提的。

先是自己剛出生母親便離開人世,還有她那生逢異數的命運。

話音落下許久,依舊不見她回應一個字。風落宸難得主動搭話,“對了,我聽你提起過一個叫扶玉的名字。他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幾番費盡千辛萬苦的找他?”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說過,無論我們相距多遠,將來定會再相見。我一直以為曾經的約定終有一日會實現,可是到現在我仍舊沒找到他。

也許,曾經的約定只是一個玩笑,只有我一個人當真罷了。”云淺沫輕嘆了口氣,默默地把臉埋入雙臂里。的確,當初的約定只能算是一句安慰而已,因為他不想在臨別是看到她失望的表情。沒想到,僅僅一句敷衍卻讓她苦苦尋了他十年,如今他近在咫尺,是否應該與她相認?

“我…其實…”他深思熟慮過后,還是決定坦言相對。誰知道,接下來沒等他來得及說,那邊忽然間傳出一聲呼嚕。

他抬眼一看立即口結了,只見云淺沫將上部分身子搭到腿上,睡的正香。

睡著了?這哪像是有心事的人?沈絕塵無奈的搖搖頭,將外套解開披到云淺沫身上,自己只剩一層單薄的貼身衣服。

轉而回到原地繼續半臥著,一個人陷入了沉思中,伴隨著兩人面前忽烈忽弱的火苗,深夜的氣息也越發濃重。

于此同時,被稱為人間鬼域的瞿煞門洞府中,眾人正在議事。洞內的四面墻壁猶如掛滿的螢火,不停的閃閃發亮。雖說是一個洞府,卻絲毫不比玄天宗的大殿面積少。

洞府中央,黝黑色的蝠紋寶座上坐著一個戴面具的男人是瞿煞門的少主夜汐。

他一襲玄色古袍,銀色的長發有幾縷披在胸前。臉部被青面獠牙的面具所遮住,僅見略微露出來的下顎皮膚很白。

寶座旁邊一個長得獐頭鼠目的男人,是夜汐的得力助手——吳霸天。

吳霸天走前一步,弓著身子對他說道:“屬下經打探到有兩個玄天宗的人正往蓬萊島的路上趕去,分別是風落宸和一個年輕的姑娘,不知少主下一步如何打算?”

夜汐突然站起身,慢慢邁下臺階,走到眾人面前。粗重的聲音如同雷擊般,句句震人心魄。

“吳霸天!我要你現在就去蓬萊島的路上派人跟著風落宸等人,必要的時候直接動手就行!記住,千萬不要輕敵!如有情況立即向我稟報!”

“是!屬下領命!”夜汐的聲音剛落下,吳霸天趕緊單腿跪地的行禮。

眾人見狀,立刻跟著跪下。只見夜汐的手輕擺,示意讓大家退下。隨后,在場所有的人都自覺退下去了。

待所有人見不著的時候,他又重新回到座位上,隨意的將單腿踩在身下。

緊接著,一道厚重的聲音傳出面具:“好,你這顆棋子終于能派上用場了!”

小說《云燼霜華》 第十六章 矢志不移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期期盈配资 如何看股票涨跌 海立通配资 广东麻将初学图解 河北十一选五高频遗 大乐乐透牛彩网 快乐赛车在线计划网站 欧美股票指数 智富配资 云南山水麻将官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