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總裁 > 撒旦總裁別愛我

更新時間:2020-01-22 13:44:41

撒旦總裁別愛我 已完結

撒旦總裁別愛我

來源:追書云作者:奇葩果果分類:總裁主角:鳳千梟喬子萱

主角叫鳳千梟喬子萱的小說叫做《撒旦總裁別愛我》,它的作者是奇葩果果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虐情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女人,說,這孩子是誰的‘種’!”惡魔總裁將女人壓制身下逼問,明明六年前,他狠心灌藥,孩子胎死腹中!但眼前這縮小版的自己,是哪里來的生物?!某寶寶不屑撇嘴:先生,相貌相似那叫撞臉,年齡符合那叫巧合,您也別弄DNA配對,因為我爹地,現在......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咚咚……”敲門聲響起,漂亮女秘書推門而入:“總經理,大小姐與鳳總來了。”

“請他們進來”君默然琥珀色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慮,但那抹疑慮隨著那兩人的到來,被他很好的掩飾了過去,他從椅子上起身,客氣而又疏離的伸出右手:“鳳總”

鳳千梟禮貌的與他回握了一下,俊酷的臉上閃過一抹異樣的神色,只不過那抹神色太快,以至于沒有讓君默然抓到什么。

“你怎么來了?”這話是君默然對君可可說的,他眉頭輕蹙顯然是有些不高興,他現在已經夠忙了,不想再忙上加忙。

君可可憂心忡忡的擰緊了眉說道:“公司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我不該來看看嗎?哥,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我剛才上來的時候看到大家都匆匆忙忙的。”

君默然探尋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君可可,君可可被他看的有些心虛,忍不住將視線移向別處:“哥,你這么看著我干嘛?”

“那份文件除了你大嫂還有別人動過嗎?”君默然終于開口,語氣淡淡的,聽不出他的喜怒哀樂,這讓君可可更加心驚膽戰,生怕自己露出一點破綻讓君默然發現。

這個男人,她與他相處了那么多年,到現在她還是看不清他,所以她現在走的每一步都要經過深思熟慮。

“沒有,當時大嫂接了電話之后就上樓了,這期間沒有任何人動過這份文件”。君可可回答的措辭和家里那些傭人們一樣,難道那份文件真的是喬子萱動的手腳?

可是,她現在已經是他的“妻子”了,她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他還是不相信那是喬子萱做的,這中間肯定有什么事情被他錯過了。

他要親自向喬子萱核實,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聽到的確認的。

君默然拿出電話,撥出那個熟爛于心的電話號碼,在電話接通的那一刻他忽然有了一種想要狠狠掛斷電話的欲-望,事實上他也那么做了,只不過在他掛斷電話的瞬間不小心開了免提鍵,同時聽筒里也傳來了喬子萱柔美的嗓音.

“默然?”她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打電話來是有什么事嗎?”

聽到她溫柔的聲音君默然猶豫了,喬子萱怎么可能會那么做,她沒有那么做的動機,也沒有那么做的必要,他應該相信她的!

看到君默然猶豫的樣子,君可可眼中閃過一抹戾色,她趁君默然沒有防備的時候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電話,并裝作不經意的往外邁開一步:“喂,大嫂!”

“可可?”似乎很是訝異君默然的電話怎么會突然到了君可可手里,喬子萱的聲音中滿滿的疑惑。

“是我大嫂,我問你,當時那份文件是不是你弄壞的?”君可可握著電話的手指微微收緊,手心里已經冒出了冷汗,她在賭,賭喬子萱不會把她供出來。

喬子萱似乎很是詫異君可可突然問起來這個問題,她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對,是我!”

“大嫂,這份文件現在出現問題了”君可可提到了嗓子眼里的心臟終于落了下去,她唇角微微上揚,勾出一抹令人看不懂的弧度。

“我……”喬子萱語塞,她喉嚨發緊,干澀的聲音有些沙啞“我沒想到會弄成這樣”。

“我不是故意的!”她的聲音中帶著細小的哭泣聲,她不知道這份合約會這么重要,如果知道當初她一定會自己親自上去。

君默然的臉色沉了沉,一來是因為君可可的動作,二來是因為他信任的子萱真的這么做了,他大步跨到君可可身邊,接過她手中的電話,取消免提,把手機放到耳邊。

“那個小數點是不是你加的?”他要親耳聽到,也只相信自己聽到的,確認的!

只不過,若是仔細去看,會發現他的額頭上已經冒了一層密密的汗珠,他在擔心,在害怕,害怕自己將要聽到的,卻還帶著一絲的期盼。

喬子萱心頭一震,詫異的問:“什么小數點?”

不是只把文件弄濕了嗎?小數點怎么回事兒?

乍一聽到喬子萱的疑問,不知為何君默然的心又動搖了,他猶豫著不知是該相信喬子萱還是認定那個小數點就是喬子萱加的,亦或是她現在的一切反應只不過都是掩飾。

“那份文件被人加了小數點,所以出現錯誤導致君氏集團股票開始下跌,損失上億的資金”君默然琥珀色的眸子里閃爍著復雜的光芒,說實話君氏集團損失這么點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君氏集團的股票開始下跌,并有不少公司開始收購。

若是這樣,用不了多久君氏集團最大的股東就要易主了,而他們君家也將會成為第二大股東,這是家族里甚至是他自己都不允許的。

他不會讓自己第一天上任就弄出這么大的事情,他在極力的挽回損失,但他也要弄明白,這件事情到底是誰做的!

“可是我沒有加小數點啊”喬子萱驚訝的叫了起來:“我只是弄濕了文件,至于那個小數點我根本就不知道,默然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

許是她的聲音太過于大聲,就算沒有開免提鍵,君可可還是聽到了她所說的,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鳳千梟,見他一臉冷漠的坐在那里平靜的看著君默然,但是那雙墨黑的眸中所醞釀著的情緒讓她讀不懂看不清。

再看君默然,他已經開始有了松動的跡象,君可可咬了咬牙,決定再給喬子萱致命的一擊,她不會讓喬子萱好過的。

“大嫂,既然做了就要承認,大哥會原諒你的,現在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你,你再怎么反駁,可事實就是這樣,哥哥手里已經有了依據,你即便不承認那又怎樣呢?”君可可的聲音很大,帶著一絲的勸解,也有一絲的同情,最多的則是表現自己楚楚可憐天真無辜。

“我沒有”聽到君可可的聲音,喬子萱為自己辯解,她不知道怎么會多出來個小數點也不知道為什么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她,更不知道他們是哪里來的依據,這些事情她根本就沒有做過。

“默然,你要相信我,是不是哪里出現錯誤了,我真的沒有做”喬子萱急的眼淚都落了下來,帶著濃重的哭腔。

“大嫂,我會幫你的,哥哥也會原諒你的,但如果你真的這么堅持,我們都沒有辦法去幫你了!”君可可眼中含著淚水,梨花帶雨的模樣惹得鳳千梟眉頭一緊,從沙發上站起身來。

一把搶過君默然手中的電話,他冷冷的道:“喬子萱,自己做了什么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想要辯解不是自己做的也要拿出來證據才成!”

“我……”喬子萱張嘴想要說些什么,電話已經被掛掉,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嘟嘟斷線聲,喬子萱像是瞬間跌入了冰窟,冰冷的寒意侵蝕到她的四肢百骸,冷的她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淚流滿面。

她真的沒有做,為什么都不相信她?君默然不相信也就罷了,君可可為什么會這么說?那份文件明明是她拿下來的。最讓她不能承受的是鳳千梟那冷漠的聲音,他的質疑,他的肯定。

難道在他鳳千梟心里,她喬子萱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嗎?她為什么要這么做?這么做的動機是什么呢?

她該怎么辦?她到底該怎么做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抬起頭,模糊的淚眼打量著這座豪華的卻像個鳥籠的別墅,呆在這里她能做什么呢?又有誰能夠幫她呢?

掛掉電話,鳳千梟把手機往沙發上一扔,動作帥氣的讓人尖叫,他表情依舊是冷冷的,只有在看向君可可的時候才會出現一絲的暖意。

他略帶著粗糙的指腹溫柔的拭去她面上的淚水,冰冷的聲線也柔和了不少:“乖,哭什么,又不是你的錯!”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君默然,見他擰著眉頭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墨黑的眸中閃過一抹精光,一直緊抿著的薄唇緩緩的上揚起一個讓人無法看清卻又確實在笑著的弧度。

“可是……大嫂她……”君可可才說了一句話,就已經泣不成聲:“我沒想到大嫂會是這樣的人,我那么相信她,那么喜歡她,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君默然的內心正備受煎熬,驀地聽到君可可這么說,他一向冷靜的頭腦頓時失去了該有的理智,他轉過身,猩紅的眸子可怕的令人心驚,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君可可。

君可可不是第一次見他發怒的樣子,看到他這樣,她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身后就是辦公桌,一步之后她已經無路可退,她渾身在顫抖著,眼中的驚恐宛如見了世間最恐怖的事情。

就在君默然靠近君可可的那一剎那,鳳千梟一個箭步跨過去,擋在了君默然的面前,他揮手攔住君默然舉起的大手,憤怒的聲音如狂風暴雨一般響起:“你要干什么?”

“哥……我哪里做錯了?”君可可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背在身后的雙手卻是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君默然,他竟敢這么對她?他以為她會一直怕他嗎?他以為自己還是以前那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嗎?

不,她現在有了鳳千梟,鳳千梟對于她來說就是一把最好的利刃!她要把他們一個個的全部除掉,這樣她以后的生活才會安然無憂!

“是誰讓你插嘴的,你說這么多,在掩飾什么呢?”君默然俊秀的眉毛死死的打成了一個結,琥珀色的眸子里閃爍著一抹精光。

他是懷疑喬子萱,但并不代表他就肯定那是喬子萱做的!一個人的本性不會改變,喬子萱是什么樣的為人,他最是清楚!

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他是絕對不會就這么輕易下定論的!

“我……”君可可張著嘴,似乎沒有想到君默然會這么說,她內心焦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但表面上還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我只是不敢相信那會是大嫂做的,所以才……”

“才?呵……”冷笑了一聲,君默然揮手打開鳳千梟有力的手臂,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面無表情卻渾身散發著冷氣恨不得要吃人的鳳千梟,溫和卻又不失警告的道:“鳳總,這是我們君家的事,外人不便插手,我想鳳總這么聰明的一個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慕青,送客!”

漂亮的女秘書從外面推門而入,漂亮精致的臉上有著掩飾不住喜悅,在看向鳳千梟的時候,臉上竟浮現出了一絲羞澀的紅暈:“鳳總,請!”

鳳千梟冷冷的笑了一聲道:“外人?相信我們很快就是一家人了,我也勞請君總記住,我的女人不是誰都能動的!”

說完,鳳千梟拉著君可可的手大步離去。

君默然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琥珀色的雙眸中迸射出一道銳利且憤怒的光芒,鳳千梟那句“我的女人不是誰都能動的!”這句話一直在他的腦海里回旋。

他的女人不是誰都能動的?這個女人也包括喬子萱嗎?

呵……他倒要看看,到最后會鹿死誰手!喬子萱這個女人他也要定了!

出了君氏集團,鳳千梟和君可可走向停在馬路邊的那輛黑色的萊斯萊斯,剛要上車,鳳千梟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喂”在看到來電顯示之后,鳳千梟面無表情的接起。

不知那邊的人說了什么,只見鳳千梟臉色突變,迅速的掛掉電話之后,他轉過頭對君可可說道:“我有緊急事情需要處理,會有人來接你。”

“我……”君可可要說些什么,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鳳千梟驅車而去。

到底是什么緊急的事情讓他不顧自己離開?

看到遠處停的那輛車子,君可可掏出電話,撥出那個令自己厭惡卻又不得不求助于他的號碼:“喂,周記者,跟上鳳千梟,我要每一個細節的照片,包括他接觸的每一個人。”

那邊的周記者不知道說了什么,君可可的臉色一下子變的難看起來,她隱忍著滿心的怒火點了點頭,咬牙切齒的道:“我知道,放心,好處不會少給你的!”

掛了電話,不多時就看到一輛黑色的車子從她面前駛過,在走到她面前的時候還稍稍放滿了速度,順著降下的玻璃,君可可看到周記者那張滿是猥瑣笑意的臉時,心中的怒火頓時不打一處來。

等她找到了可以替代周記者的,這個人給她的屈辱她一定要加倍的還回來!

她君可可從來不是人能夠左右的棋子,這么多年的隱忍就是為了以后,現在她只要清除了這幾個人,她以后的生活就真的是高枕無憂了。

鳳千梟車子開的極快,如果不是仗著對市里的路線熟悉,周記者不知被鳳千梟甩開多少次了,黑色的勞斯萊斯在一家比較幽靜的咖啡店前停下,鳳千梟從車上走下來,在透過透明的落地窗戶看到坐在那里的兩人時,他的臉色頓時變的鐵青。

推開門,他大步走進去,在那張桌子前停下,高大的身影,懾人的氣勢,無論到哪里他都會成為眾人的焦點,尤其這個男人還是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大名鼎鼎的鳳氏集團總裁鳳千梟。

喬子萱正和對面的男人說著,忽然就感覺到一股壓迫人的感覺,她抬起頭,在對上鳳千梟那張深不見底的黝黑雙眸時,她驚的一下子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我……”她雙手緊緊的絞在一起,害怕的咬緊了下唇,鳳千梟曾經警告過她不允許她離開別墅一步,她今天是偷偷跑出來的,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他。

她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只希望鳳千梟的怒火不要波及到坐在她對面,此時已經站起來的男人。

“鳳總,久仰大名!我是趙中澤,請多多指教!”趙中澤伸出右手,陽光而又帥氣的他雖然不如鳳千梟五官精致完美,但他身上干凈溫和的氣質卻是很多女孩子都喜歡的類型。

喬子萱也不例外,那時的她還在孤兒院的時候,趙中澤作為義工去孤兒院,那時的她再看到他干凈溫和的笑容時,對這個陽光的大男孩有了一種異樣的情愫。

只不過在后來遇見鳳千梟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對趙中澤的感情并不是所謂的愛情,那時的情竇初開對他有好感,和對鳳千梟的愛情不同。

身處孤兒院的她,有一個人對她那么好,讓她產生了依賴性,準確的來說她是把趙中澤當成了親人。

發生了那么大的事,她本不想給趙中澤雪上加霜的,可是她真的找不到別的人來傾訴,所以她才會給趙中澤打電話。

只不過沒想到好幾年不聯系的他,會約她出來喝咖啡,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她只好在沒有經過鳳千梟的同意下跑了出來,本打算在他下班回去之前趕回去,卻沒想到在這里碰到他了。

鳳千梟并沒有伸出手,而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云淡風輕的說道:“趙先生,聽說你們已經破產的公司收到了一大筆資金,最近有了東山再起的勢頭,只不過我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你還有這個閑心跑來喝咖啡,看來你們公司的壓力不算太大!”

聞言,趙中澤臉色劇變,他們收到一大筆資金的事情外界并不知道,鳳千梟是如何得知的?

很滿意自己看到的表情,鳳千梟緩緩的勾起唇角,俊美而又邪魅,渾身上下充滿了危險而又深不可測的味道:“既然趙先生辜負了本人的好意,那么這筆資金我決定撤回!”

什么?這下不僅是趙中澤震驚,就連喬子萱都不可置信的看向鳳千梟,大大的眼中充滿了驚訝疑惑。

趙中澤公司的資金是鳳千梟給的?

“鳳總,這……”趙中澤白玉般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焦急之色,他不安的說道:“請鳳總再給我們一個機會,我此次前來只是和舊朋友敘敘舊,我會讓鳳總看到趙氏的成就!”

鳳千梟沒有說話,也沒有看趙中澤,一雙銳利的眸子而是緊緊的盯著喬子萱。

喬子萱被他盯得頭皮發麻,卻又不得不直視他,她不清楚為什么鳳千梟會給趙中澤一大筆資金,她知道如果現在他把這筆資金撤回,趙氏就真的完蛋了。

“我……求你,幫幫他!”喬子萱咬了咬下唇,鼓足了勇氣開口。她不敢去看鳳千梟,而是低下頭雙手死死的絞在一起,她力氣很大,如羊脂般細膩的雙手上甚至有了紅色的勒痕。

鳳千梟唇角的笑意更大了:“你忘了,你現在都自身難保了嗎?”

忽然,他笑容一斂,冰冷的聲音就像是臘月里的寒風一樣肆虐過她單薄的身體:“我送你回去,我想趙先生現在適合自己一個人冷靜一下!”

“鳳總,求你幫幫我!”趙中澤彎下腰,畢恭畢敬的樣子看的喬子萱的眼睛微微發酸,在她的印象中,趙中澤一直就是個天之驕子,他從未向任何人低過頭,現在卻……

“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收購趙氏的股票!”鳳千梟說完,粗暴的拉著喬子萱便往外走,他很大力,拽的她胳膊有些疼,但喬子萱一句話也沒敢說而是小跑著跟上他的步伐,甚至沒來得及和趙中澤說一句再見。

被鳳千梟狠狠的摔倒后座上,喬子萱只顧著護著肚子,額頭卻一下子撞到了車子上,有片刻的頭暈目眩,回過神來的時候她的額頭已經紅腫一片。

她痛的“嘶……”了一聲,卻一句話都不敢說,而是沉默的坐在后座,膽怯的看著那人憤怒的背影。

她知道,鳳千梟生氣了。

鳳千梟車子開的極快,兩邊的景色迅速的往后倒退著,他從后視鏡里看著那輛緊跟不舍的黑色車子,微微瞇了眼睛,一腳踩下油門一個急速的拐彎,把那輛車子甩在了后面。

喬子萱被甩倒在座位上,一張小臉蒼無血色,胃里頓時翻滾起來。

車子直奔向海邊別墅,一回到家,鳳千梟打開車門二話不說,把喬子萱從座位上拽下來,粗蠻的拉著她走向二樓的房間。

一進屋,他把喬子萱重重甩到床上,“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小說《撒旦總裁別愛我》 第11章 陷害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快乐赛车开奖号码 配资平台哪个好首选杨方配资 江苏11选5*结果 大发pk10开奖 七星彩小凯机器人a 股票指数期权概述 时时彩助赢计划软件app 股票看持仓价还是成本价 全球股市大盘行情 股票行情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