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這位女將有點野

更新時間:2020-01-25 15:03:05

這位女將有點野 連載中

這位女將有點野

來源:微小寶作者:星星分類:言情主角:司情妄戚少巍

司情妄戚少巍是小說名字叫《這位女將有點野》的主角,作者是星星,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她司情妄,將門之后,殺伐果斷,驍勇善戰,卻因錯付真心,慘死牢獄之中。“重活一世,我要活出個人樣。”他戚少巍,高高在上,病弱太子,人人眼里任人宰割的魚肉,一切不過是假象。“小將軍是個隱患,要時刻注意,必要時候……”她信任他,大恩大德無以為報,他警惕她,內應眼線全部安插。在這一場角逐中,戚少巍失了心。“你一開始就知道我監視著你,利用你?可是你為什么?”她沒有那么蠢,只是那一剎那看到了光,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所以:“甘心讓你利用。”這一次仍然會萬劫不復嗎?她不知道,但是心甘情愿,問心無愧。...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戚皓軒有點為難,他見過太多的美人了,在他后宮當中,云姬和夢姬都當得上,是響當當的大美人。

可是司情妄,或許連女子都夠不上,更別說是美人……

戚皓軒不知為何想起了那天打開門,她披散著頭發,迎著光那雙眼睛有著琥珀的光澤。

她臉上雖然不施任何的粉黛,可是卻有一種憂郁,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韻味。

可是這根本就不足以……

“七皇子,欲成其事,就不能夠太拘泥于這些。如果你覺得這枚棋子相當的有價值的話,便要做出一些犧牲的。”

戚皓軒最后也只得點個點頭。

而在將軍府里面的司情妄卻對此事毫無所知。

這天晚上小毛賊魏邵奇又跑了過來,還拿來了兩壺酒。

“你最近心情好一些了沒有?還有什么需求嗎?你好讓我賺多一點錢,最近花錢花的挺多的。”魏邵奇咧嘴笑嘻嘻的說。

“沒有。”司情妄一口就把他的話給堵死了。

“最近天下太平,肯定沒有你這少將軍什么事兒,我這看你個姑娘家也挺埋汰,我手頭上正好有個東西,可以給你涂一涂,保準你幾天就容光煥發!”

魏邵奇一面說著,一面掏出來了幾個小罐罐。

掐絲琺瑯的盒子,光是看著就知道是女兒家的胭脂水粉。

“你這東西是從哪里偷來的?”這個東西可不便宜。

“我發現你這個人真的是,對我肯定是有偏見吧,動不動就說我東西是偷的,這可是我買的!”

魏邵奇不滿的喝了一口酒,“最近從你這里借了不少錢,也算是給你回個禮了。不過這可是好東西,你早一次晚一次敷臉,保準容光煥發。”

“我不需要這個東西。”她看著這些胭脂水粉心里面就會油然而起一陣不快。

“口是心非!給你就拿著。”魏邵奇說的硬生生的,把這幾個小盒子推給了司情妄。

“不過這幾日我瞧你倒是白了許多,可能是一直沒出門的緣故。這倒是挺好的,女子家白白嫩嫩才像樣。你也別總穿著男子的衣服,換一身衣裳。”

“把嘴給我閉上。”這人又開始像老媽子一樣絮絮叨叨的,他一旦打開話匣子就好像沒辦法關上一樣。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能跟我聊聊天的人,你這樣子也太無情了一些了吧?”魏邵奇不滿的扁了扁嘴。

也不知道是不是魏邵奇帶來的酒水,還是她給的水氤氳,這幾日她睡得倒是相當的安穩,也不怎么做噩夢了。

只要不做噩夢,她便覺得還能夠承受得住。

“今夜還有事,我就先離開了,這酒留給你。給你的胭脂水粉記得擦一擦!”魏邵奇也沒有說是什么事兒,兩個人就好像老朋友一樣。

魏邵奇每次來都會說非常多的話,嘰嘰喳喳的就好像小鳥一樣。

今天他倒是走的挺早,司情妄頗有些不太適應。

上輩子,她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或是說從來沒遇見過他。

她改變了事情的走向之后,好像遇到的人,遇見的事情也變得不一樣了。

她隱隱覺得命運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管如何,都不要像上一輩子一樣,落入那樣的下場。

只不過這輩子應該不差,不管過得怎么樣,都不會有上輩子那么慘吧?

魏邵奇走了之后,司情妄看著桌子上面的胭脂水粉。

她拿過來打開了一盒,掐絲琺瑯的盒子特別的艷麗好看,盒子里面的膏體似乎也泛著一股子香甜的味道。

她用手指點了一點,湊到鼻尖聞了一下。她垂下了眼睫,她能夠用嗎?她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嗎?

她真的不渴望長大,真的不渴望穿著輕紗羅裙,畫著精致的妝容,像那些姑娘家一樣,拿著手里面的團扇,結伴成群的在街道上面走著。

帶起一陣香甜的胭脂風。

看到旁邊的小攤小販,停下來便買下幾只珠簪,這便是女子家的快樂,簡單又明朗。

可是她,她配嗎?

她心底里面有著一種可怕的恐懼,這種恐懼讓她根本沒有辦法能夠邁開那一步……

丑八怪……

這三個字仿佛如影隨形一般的烙印在了她的心口上,似乎又在隱隱作痛了。

“為什么不配?”她似乎是在質問自己一般,念出這幾個字來,隨后她手指顫抖的挖出了一大塊膏體,往自己的臉上抹去。

做出了這一番舉動來,她那沉重的心竟然變得輕快了許多。

她每做出一個改變,只要和上一輩子背道相馳,她就會覺得有一種可怕的罪惡感。

雖然不知道這種罪惡感是從哪里來的,但是卻會折磨著司情妄,就好像是在告訴她,你做的事情全部都不對一樣。

這天晚上,她又開始沒完沒了的做噩夢了,她手頭上還有一管水氤氳,她拽在了手里面并沒有使用,而是毅然決然的閉上了眼睛。

就算過去的事情如同長了根一樣的,在她的腦海之中不斷的盤旋回放,但是她都要告訴自己,這是她所經歷過的苦痛,這些普通是真是存在過的,如今上天給了她另外一次機會,所以這些苦痛她都必須銘記在心。

盡管這一晚上噩夢連連,可她還是睡著了。

第二日醒過來的時候,司情妄只覺得自己的面頰有點癢癢,她揉搓了一下便簌簌掉落了一些碎屑。

她去洗了一把臉,之前這臉上有些發黑,現在竟然變得嫩了許多。

魏邵奇給的膏,還真的是有幾分作用。

“小將軍在嗎?”門外忽然間傳來了一陣規律的敲門聲,她一愣,換上了衣服之后便走了出去,她認得對方的聲音。

因為也只有他會叫自己小將軍。

“大太子,你怎么來了?”

“來給你遞個帖子。三天之后便是我的生辰宴,希望你也可以來我府上參與。”戚少巍一面說著,一面將手里面的請帖遞了過去。

她將請帖收下,若是要去的話,豈不是又要見到戚皓軒?

“你今日的精氣神好像好了許多,估摸著這幾日有好好的休息。前些日子看你有些睡不安穩,所以我特意讓人撿了一些補品。你這府上連個照應的人都沒有,需要我幫你安排嗎?”

戚少巍讓侍衛將食盒遞了過去。

“不必那么客氣,大太子。”司情妄不太好意思接。

“你拿著便是了,我太子府上太多這些,用不完的。而且你也知道我的身子,總是那么病殃殃的,根本虛不受補。你這身上有傷,所以多吃一些也好補補。”戚少巍這般說道。

“大太子,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傷?”她身上有傷的,這一件事情沒有告訴的太多人。

成豹倒是知道,陳繼川也知道,當初還在沙場上面的一些弟兄應該也知道,還有就是戚皓軒了。

“看你精氣神不太好的樣子,所以我就問了一下陳副將,他告訴我的。”戚少巍將東西拿到了內廳里去。

“勞煩你費心了。”

“見到我們國家的頂梁柱,好歹那我也就放心了。那么三天之后,會有馬車到此處接小將軍。到時候務必賞臉。”

戚少巍一面說著一面咳嗽了起來,他轉身離開的時候,身上還攜帶著一股藥香。

這股味道十分淺淡,漸漸在空氣之中散開。

司情妄看著這么些補品,如果不吃的話,估計要壞了,于是便燉著吃了……

只不過是短短幾天,吃著這些補品,還有涂抹那駐顏膏,司情妄這幾日的肌膚竟然恢復的差不多了,只不過眼底下還是有淡淡的青色。

可能是因為沒有睡好的緣故。她看著銅鏡里面的自己,似乎有了幾分嬌柔女子的模樣,司情妄伸出了手來,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倒是有些軟乎乎的,還帶著點涼滋滋。

小說《這位女將有點野》 第19章 早有盤算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安徽快3今天预测号
广东11选5任五推 哈尔滨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通达策略配资 西瓜配资 南京麻将群 云南省快乐十分今天 浙江11选5开奖走 南方双彩网3d走势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